主页 > 观察文化 >日本少年少女文学的暧昧

日本少年少女文学的暧昧

2020年07月14日 08:57:51 | 分类: 观察文化 | 作者:  | 浏览次数:234 次

日本少年少女文学的暧昧

书,藏着世界的故事,从早期的神话传说,到后现代的科幻小说。它,本身即是解开世界内在的一把锁。自幼人类就拥有与生俱来的想像力,藉由阅读经验的展开,指引着人格正值形塑期的青少年在即使没有玩伴的房间里,开始对人间有更深理解,从文字中换另一种角色生活,听见不同的声音,看见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
青少年文学在日本命名更精準一些,称之为「少年少女文学」。曾担任日本前外务省的主任分析官,现为职业作家并被大众号称为「知识怪物」的佐藤优,将少年少女文学分成两类:一种是原本写给大人看的文学作品,因转换成适合青少年的语言,会有将内容简单化,略过部分细节的现象。在他的阅读经验中,少年少女版《罪与罚》里的索菲亚并非以卖淫为生,而是在餐厅工作。「为什幺会那幺讨厌做服务生的工作?明明很认真地工作,却被评论谴责呢?」这种转换过程因缺乏完整诠释而扭曲本质,无法传递原着的精神,容易造成读者的疑惑不解。

另一种是真正以少年少女为读者对象设定的作品,如川端康成的少年小说《班长的侦探》、筒井康隆 1967 年创作的短篇科幻小说《穿越时空的少女》,儘管超越世代反覆阅读,仍能传达很强的生命力,并持续不断被改编成动画、电影、电视剧。因此,千万别小觑少年少女文学的力量。

本文所谈论的即属于后者。若追溯少年少女文学的源头,要回到十九世纪英国资本主义开始发展的社会。当时男主外职场工作,女主内家庭支持,新的家庭型态开始建立。中产阶级对孩子的教育关心,开始僱用乳母或家庭教师,实际上亲子时间大幅缩减,孩子在房子里独自度过的时间变长。《风吹来的玛丽‧包萍》、《汤姆的午夜花园》、《彼得潘》都少不了出现童房的场面,「床」和「窗」也成为少年少女文学的一个重要象徵,这些作品往往也反映当时对孩子某种层面的教育观。

西蒙‧德‧波伏娃有句经典名言:「女人不是天生命定的,而是后天塑造出来的。」在欧美的少年少女文学作品中,故事内容与性别的界定很明显。以男孩为主角的故事如《三剑客》、《鲁宾逊漂流记》、《汤姆历险记》等,大多是冒险犯难的奋斗题材,潜移默化地灌输男孩子关于勇气的概念;反之,女孩为主角多半投射出《阿尔卑斯山少女海蒂》、《小妇人》的纯情和善良,关于她们如何吃苦耐劳地挑战命运的半自传故事。若是男孩看女孩的书,有人只敢偷偷阅读,以免被嘲笑软弱,而女孩若憧憬像男孩出走冒险,有些家长可能会担心她们变成淘气的野丫头,少了淑女气质。

相较之下,日本的少年少女文学作品,题材与性别的界定却没有如此明显,反而显得暧昧。夏目溯石的长篇小说《少爷》,被列为日本少年少女必读书物之一。主人公那股天真纯真、莽撞率直的傻气,和一般英勇机智的男子气概南辕北辙,故事的结局也并非典型英雄式的胜利情节,反而是压抑落魄的收场,但却不让人感到意气消沈;伊藤左千夫《野菊之墓》则是描写情窦初开的政夫,和大自己两岁的表姐民子,两个人渐渐产生情愫,初尝恋爱滋味的纯爱故事,文字里弥漫感伤凄凉的优柔。这或许和日本的传统社会文化,男孩子外出游艺,女孩子则幽居在家的生活形态有关,因以女孩为主要读者,所以没有男女性别题材分野的区别。

若突破东西方少年少女文学在性别上的框架,经典故事中有一些共同的元素:可以有一起冒险的动物、神秘的魔法、腹心的友情,或者罗曼蒂克的恋情,但最不需要的就是金钱。这正是文学的力量,也是再读少年少女文学作品的最大乐趣,提醒成人后的我们不要失去了想像力,在人生迷路时,从阅读中回到那一个深远又甘美的世界,再次遥望那一个期待赶快长大的自己。

CREA杂誌 2月号/2016─大人的少年少女文学

相关文章

消费技术科技|家电热点|天地分享|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